一個世紀,兩個愛情”


一個世紀,兩種追求, 大路上行走著兩個愛情。
一個禁慾,一個解禁,
前後行走在路的左右。

禁慾年代,愛情是眼睛裡的一句話,
深藏心裡,說不出口。

解禁年代,愛情是床上的一次午休,
床上床下,起來就走。


禁慾年代,禁慾了愛情, 也囚了強姦的罪犯。

解禁年代,解放了愛情, 卻囚裡信念失去真誠。

能不能啊, 讓愛情手持信念的火種,
走在寬敞的大路上, 不要忽左忽右。



煉獄彩虹”

紀念禁慾年代的愛情

強烈的觸摸著一份感情,尋找著千萬個理由,
雖然只是遠遠的望著,一股溫馨漫過血流。

強烈的觸摸著一份感情,一千個美麗的理由,
總是在獨自走開以後,失意溢滿心頭。